广州眼镜盒价格交流社

【小鱼儿】你喜欢自己吗?

砀山大小事2019-07-06 14:49:27

 提示点击上方"砀山大小事"免费订阅本微信

交友][【砀山宾馆公交电话】【砀山南站最新时刻表

 



几天前,网友木棉花发给我一个问候:我们成为朋友已经两年了。我很感动于他的用心。于是邀请他成为我的微友。我记得我们好像见过一次面。

 

一次家长会,他在楼梯口的拐角,遇到匆匆下楼的我。然后,喊我小鱼儿。我有些惊愕。我习惯于在网上被大家当小鱼儿呼来唤去。突然被人在现实生活中喊我小鱼儿,说老实话,有些失措。

 

木棉花与我几乎没有交集。据说是喜欢我的文字。然后有一段时间,拜托我修改孩子的作文。有一次征文比赛,他把小孩的作文发给我,我是真的看了又看。

 

想要找个合适的时机,稍微说几句,却总是被琐事拖累。一来二去,竟错过了。没想到,他终究还是成为了我的微友。

 

昨天,他发给我孩子几篇习作,我一直到今天下午才好好地看了一会。约好的放学后,小孩到我办公室来聊聊作文,偏偏我又去了食堂。终究有些小小的遗憾。

 

晚辅导的时候,顺势给几个留下来的学生分析了假期作文。都是非常优秀的孩子,但写起作文,却都有些茫然。不是泛泛而谈,就是杜撰一个假假的故事。

 

淑儿,是他们当中最能写的一个小孩。很多次,我都给她的文章打了满分。

 

但,这一次。我读她的文字,总是读不下去。思路不畅,文字干涩。与以往的作文不一样。淑儿,偏要我给她单独辅导。我只好实话实说:我不能分析一篇假作文。

 

脱离生活的文字,会让你觉得别扭。

 

“你的生活中,难道没有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成长故事吗?”

 

淑儿摇摇头,有些尴尬。我能理解这些孩子的困惑。整天忙于学习,几乎无任何兴趣爱好。有时间就忙着刷题,哪里有闲情逸致去关注生活。

 

阿涛直接杜撰了一个修锁的老人,阿源的文字里勉强透露对父辈的理解,周丫头的叙事淡而无味,锦儿的故事虽然感人,但心理描写太多。淑儿的文字老道,偏偏不敢写真实的生活。

 

每一次点评学生佳作时,我都会情不自禁地告诉他们:写作是一种享受。假如,一天下来可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时间来书写内心的独白,那应该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事情。

 

微生活小记录,信手拈来就是你的生活故事。

 

记得有一次周丫头的父亲请我写一个和他丫头的故事。我琢磨了很久,却始终无法下笔。我与她不多的几次接触,最深的交往,莫如我给她做催眠的时候,她所表现出来的对我无比的信赖。

 

若论学习,周丫头是优秀的。但,周丫头的乖巧懂事包括她的沉静,却总让我感觉不到一个孩子应该拥有的灿烂。眉宇间,流露的总是淡淡的忧伤。

 

我有时记得周丫头的名字,有时却又容易忘记。有几个晚上,她安静地坐在我的身边,我给她分析试卷,想要轻唤她的名字,却一时竟又记不起来。

 

只好尴尬地冲她笑笑。事实上,我们做师生已经有了两年。她就这样习惯于安静地做我的学生。我承认我是喜欢她的,却总是觉得仿佛少了什么似的。

 

在她的身上,周丫头缺少的是属于自己的个性。我一直想要问她一个问题,却一直没有问。“你喜欢自己吗?”


我不敢问更多的孩子,因为我能得到的答案几乎是惊人的一致:他们很少有喜欢自己的。

 

我一直是喜欢自己的。虽然,在众多的姐妹中,我是最不出众的一个。个子最小,皮肤最黑,典型的歪瓜裂枣。既没有读过名牌大学,也无法嫁入豪门。

 

简简单单,平平凡凡。即使这样,我依然喜欢自己。

 

这一点应该感谢我的父亲。父亲是天生的教育家。不仅给予我生命,还给予我自由与尊重。年少时期的我,不仅顽劣,而且到处惹是生非。假如用现在的标签来贴我:绝对是一个问题孩子。

 

我是写着检讨书长大的一个家伙。

 

不必说父亲新买的衬衫被我烧了一个洞,也不必说给母亲刚买的牛皮带被我剪了一半,单是藏在床下的满满一坛子麦种又被我偷光了换烧饼,就足以令父母抓狂。


再加上小狗咬死了隔壁邻居的鸡,牛锁的小木马被我藏在雪堆里……

 

若论起我做过的坏事,三天三夜也讲不完。但父亲,却从来没有舍得打过我。除了让我不断地写保证,西厢房的墙壁上,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人家贴满了奖状,我贴的都是检讨书。

 

只有母亲,抡起扁担,满庄的追着要揍我,走投无路,我一头扎进了河里,晚上溜回家等待我的依旧是一份检讨书。所以,姐妹们只要聊起来,都知道我是写检讨书长大的。

 

小时候,我就特别喜欢钱。一次报名之后,好不容易有几元钱的剩余。隔了几天,父亲突然想起来查点。我把那几元钱藏在眼镜盒的夹缝里。


父亲好像特别小气,把我的西厢房恨不得翻个底朝天,执意要找出那几元钱。

 

其实,眼镜盒就在书桌上。钱就躺在眼镜盒里。我当时紧张得要死。已经拍着胸脯向父亲保证过那钱已经不在我身边。奇怪的是,父亲找了半天,竟然没有找出来。

 

我长吁一口气,侥幸逃过一劫。要不然,等待我的又是一份检讨书。关键,那时候我已经读高中了。假如一个高中女生,还要写检讨书,我估计大牙都要被笑掉的。

 

等长大后,自己做了母亲。我才渐渐明白,父亲应该早就知道那几元钱藏在眼镜盒里。但他却始终没有点破。我却因此吓破了胆,后遗症是,从此不敢乱说谎话。

 

现在想起来,应该感谢父亲给予我的宽容。当我数学考了25分的时候,是他依旧鼓励我不要泄气,等数学终于考到32分的时候,父亲兴奋地说:井冈山的红旗会插遍全中国的。

 

我能歪歪扭扭地读大学,离不开父亲对我的鼓励,也离不开大姐对我的栽培。个子不足160厘米,在我的内心里却站成了一个伟岸的父亲。

 

不管我做过什么错事,父亲总会选择原谅。我把试卷上的69分涂改成96分的时候,父亲并没有点破我的鬼花招,他总是夸奖我的聪明伶俐。

 

父亲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家三丫,以后是要读大学的。


其实,和我一起长大的几个小孩,初中都没有毕业,而我当时连小升初都没有考上的一个农村野丫头,最后竟然读大学做了教师,有了自己的美丽人生。

 

我想,最应该感谢的是父亲,一直用最美好的期待陪伴我成长。尽管,我依旧平凡。但不得不承认,没有父母的宽容和信任,就没有我现在的幸福人生。

 

每一个积极的人生背后,都曾经有过父辈最无私的期待。

(来源:心理师小鱼儿微信号:)已授权

心理师小鱼儿:国家二级心理师,催眠师,心理专栏特约专栏撰稿人

砀山大小事(ID:dsdxs2014820)

小编微信dsxdxs8


长按识别二维码更多精彩

| 砀 | 山| 大 | 小 | 事 | 微 | 信 | 平 | 台 |


感谢您抽出  · 来阅读此文

发布信息请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广州眼镜盒价格交流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