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眼镜盒价格交流社

英特尔要逆天,推出了款和普通眼镜差不多的智能眼镜!

AI星球2019-08-07 15:05:59

整理 | 麻粒儿

微信  | ai_xingqiu

网址 | 51aistar.com

 

仅从外观上看,Vaunt智能眼镜和普通的眼镜并没什么两样。不过,当你戴上Vaunt时,你会在一个看上去像屏幕的东西上读取信息,但事实上,这并不是真的屏幕,而是Vaunt将信息投射在你的视网膜上形成的影像。


我有幸在12月份使用了Vaunt的样机,不得不说,它跟普通的眼镜几乎没什么差别。


这款产品风格多样,可以根据医生处方配镜,就算一整天都戴着也不会感到不适。除了右眼镜片上偶尔闪烁的红色微光,你周围的人可能根本看不出来你戴了智能眼镜。


和Google Glass五年前做的一样,Vaunt也会在今年年末推出一个“早期访问计划”供开发者使用。


不过,Intel推出这款智能眼镜的目的却和Google并不相同:如果说Google想做的是改变人们的生活从而获得更好的智能设备穿戴体验,那么Intel想要的则是优化这些智能设备,让它们能够真正方便我们使用。


被人们称之为Glassholes(眼镜混蛋)的Google Glass的确让头戴式智能设备背上了坏名声。


微软推出的HoloLens试图打造一款全息式高端增强现实设备,毫不夸张的说,它就是想让你的脑袋变成一台电脑。


Magic Leap则把整台电脑安装在绑在你的腰臀部,还要让你戴上只有电影中才会出现的可笑的护目镜。


现在,我们的手表具有LTE功能,智能手机能实时将人脸转化为卡通形象,令人眼花缭乱的高科技充斥着人们的生活。理所当然的,人们也期待能够有一款智能眼镜令人耳目一新,因此各个公司也就不断地给这个小设备中添加更多炫目的功能,想要脱颖而出。


而这一次,Intel推出Vaunt,就是想以小谋大,凭简单取胜。


提升穿戴体验


上面提到过,我有幸在去年12月份试戴了Vaunt的样机,它是一款塑料框架,看上去敦实可爱的眼镜。佩戴体验很不错,即使在不需要接受信息的时候也可以戴着它。


当时我在Intel旧金山的New Devices Group (NDG)只看到了两个款式,不过据开发人员表示,这款产品正式推出时还会有更多款式可供选择。


NDG的产品负责人Itai Vonshak表示:“我们对于头戴式智能设备都非常感兴趣,也想开发新的产品。不过这真的很难,因为人们总想着让这款设备拥有尽可能多的功能。”


Vonshak想表达的其实是其他智能眼镜体验非常糟糕,所以他的目标就是“零社会成本”——这也是他在交谈的过程中反复强调的。


他说:“我们希望用户戴上这款眼镜,能够真正体验到科技产生的价值,而不是让给我们造成的负担。我们的所有设计从一开始就是让‘技术消失’,这样用户就不会因为科技因素的冗杂而感到疲惫。”


Vaunt开发团队设计之初的一个目标就是能够研发一款能够日常佩戴的智能眼镜。这款产品在Intel内设置的研发代码是“Superlite”是因为他们要将产品的重量控制在50克以内——这虽然还是要比普通的眼镜稍重一些,但是比起Google Glass要轻便很多了。


而且这一重量是经过精确测算的,如果再重一些,佩戴的舒适度就会下降。研发团队认为,Vaunt不仅仅要看上去和普通眼镜一样,戴上去也要有一样的感觉。


为了达到这样的目的,Vaunt的研发团队将所有的电子器件都整合在两只眼镜腿内置的模块当中。更为重要的是,Vaunt的眼镜腿还能和普通眼镜一样进行弯折。


其他的智能眼镜一般都是将电池等各类器件和安装在整个眼镜腿中,这样镜架就会变得十分呆板,而且不能根据用户头部尺寸作出相应的调节。




内部科技


支撑Vaunt运行的是一个十分简单的系统,可以在平视情况下查阅指示或者通知等简单的信息。这个系统可以和安卓、苹果手机的蓝牙功能匹配——就像智能手表一样,用户可以通过在后台运行的应用程序来发送命令。


有人可能会说佩戴Vaunt就好像把智能手表Pebble(Vonshak之前参与设计研发的一款产品)戴在脸上一样,不过Intel对于Vaunt却有更为宏达的目标。


在深入讨论这个宏伟的目标之前,我们不妨先来看一看这款产品的硬件设备。在右侧的眼镜腿上有一套用来驱动低功率激光器(更专业地说,是一种垂直腔面激光发射器,也就是VCSEL)的电子器件。


这种激光会将400x150像素的红色单色图像投射在右侧镜片上的全息镜上,而后再直接投射到人眼后部的视网膜上。左侧镜腿也安装了一些电子器件,以保证左右重量均衡。


是的,你没看错,的确是用激光直接投射到你的眼睛上。不过不用担心,NDG的工业设计总监Mark Eastwood表示:“这是一种一级激光,而且是一级激光中功率最低的,甚至都不用去申请许可。”


由于图像是直接有激光投射在用户视网膜上的,所以清晰度很高,而且无论用户佩戴的眼镜是否有度数都不会影响图像的清晰度。


除了VCSEL和驱动它的各种电子器件以外,Vaunt还能够通过蓝牙和用户的智能手机连接。Vaunt还配有App处理器以及一些传感器。


值得一提的是,这款设备内置了加速器和指南针,因此可以检测到佩戴者头部的运动,知道你正在朝哪个方向看。我试戴的样机并没有配置话筒,但据说之后的正式版可能会添加一个像Alexa一样的智能语音助手。



硬件初探



为了让用户获得更好的体验,Vaunt可以根据不同用户的需求进行定制。定制的过程也非常的快捷:只需测量瞳距即可。


配过眼镜的人应该对这个操作非常的熟悉,而由于Vaunt投射的图像是要精确的落在用户的右眼的,因此这个步骤至关重要。在测量完成后,一位软件工程师就把我的信息输入一副Vaunt眼镜中,之后就可以佩戴了。


Vaunt这种投射影像的方式和我之前尝试过的都不同。所有的文本和图标都在一个矩形的框里,这个框投射在用户视野右下方的位置,而当我看向其他方向时,这个框就会自动小时。我的第一感觉是,我的镜框是不是歪了?


并不是,这恰恰就是Vaunt的特点所在。Vaunt希望这种信息影像的投射不会干扰到用户的其他行为。


只有在你需要它的时候,它才会出现,而不需要的时候,它绝对不会让你看到它的踪迹。考虑到这款产品并没有配备扬声器,或者添加震动功能,我不由担心这会不会让我漏掉重要的信息。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根据这些工程师的说法,人类的眼睛很少保持静止。通常,人的眼球会转来转去,不停地捕捉周边的事物。尽管你的大脑不愿意去处置所有的信息,但是如果有新的消息提示,它一定会发现。而我的佩戴体验也的确证实了这种说法。


Eastwood说:“我们并不想让提示信息直接出现在平视的视野中,这会对你造成干扰。我们把它设置在视线放松时偏下15读的位置。这个系统的好处就在于,你不想看到影像的时候,它真的会消失不见。”


无论是在室内还是室外,Vaunt都能够正常工作——不过我没有测试室外的效果。更为重要的是,就算想一整天都戴着Vaunt也没有问题。


Vonshak告诉我,团队计划为这款产品配备一个待机时间至少18小时的电池(当然,就算没电了,你还是可以戴着它,就当做是普通眼镜一样)。用户只需要在夜间给Vaunt充上电,之后的一整天都不用为电量烦恼了。


要想分辨出我是否在浏览所投射的影像是非常困难的,事实上,除了能够某个特定的角度看到镜片上的红色闪光以外,没有人知道我到底在干什么。


试想,当你在和别人交谈时,无论是去查看手机还是智能手表,这都在告诉别人你的注意力现在在其他地方。但是,假如你交谈的对象根本不知道你们聊天时你还在查看你的Instagram,这会是怎样的情境?


NDG软件产品总经理Ronen Soffer说:“比方说,我正在和你交谈,这样你觉得自己很重要。但是实际上我在玩益智问答游戏。”


虽然这只是一个例子,但当我完成了一整天的试戴体验后发现,这种情况与其说是可能,不如是说必然。Soffer笑道:“你可以用一种更有效的方式忽略那些你不感兴趣的人。”




软件体验


当然,没有优秀的软件支撑,再有意思的硬件也只能摆摆样子。不过,Intel目前并未透露太多有关这款产品软件方面的信息。


不过有一点的确是NDG的高管乐于分享的:这款产品和智能手表一样,能够辅助大部分手机完成的工作。有一些应用程序可以和Vaunt关联,而且安卓和苹果手机都能够和Vaunt匹配。另外,在某些情况下,Vaunt也支持语音助手的功能。


那么到底该如何与Vaunt进行互动呢?这一点尚不明确。有时候,它可能会接受声音指令,其他时候似乎头部轻微的运动也能向它发出指令。


还有一种情况,你甚至根本不需要去和它互动,其内置的AI系统就能够自动为你呈现出你所需要的信息。比方说,你正在和某人通电话,此时Vaunt就会为你投射出这个人的相关信息(如生日或提醒事项等)。


无论最终推出的版本究竟会采用哪种互动模式,可以肯定的是,Vaunt绝对不会麻烦你去按按钮或者进行划动以发出指令。


Vonshak再次强调道:“我们认为Vaunt是没有任何社会成本的。如果你戴上这款产品,觉得造型奇异、古怪呆板,还要你点来点去来实现操作——那算我们输。”



Vonshak还创设了一些更为复杂的场景,比如在室外,你看到了一家餐馆,Vaunt就能自动为你从Yelp上加载这家餐厅的相关信息。这是怎样实现的呢?


其实很简单,你的手机定位能确定你的位置,而你佩戴的智能眼镜能够了解你正在看的事物,如果有一个智能的第三者将这些数据整合处理,就能够得到你想要的结果了。


但究竟Intel是否有能力扮演这个第三者,可能要等它愿意公布更多关于Vaunt的软件信息时我们才能确定了。


这种根据视觉捕捉的周围环境提供有用信息的创想似乎跟几年前Google推出的Google Now有点类似——可惜的是这个项目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成果。


那么,既然Google这样一家拥有良好生态体系和海量个人信息的公司都没有实现这种想法,Intel又凭什么做得到呢?


我并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不过,我也不认为Intel正在解决这个问题。Soffer说:“可以试着让你要解决的问题不那么宽泛,针对某个问题研究解决方案,这样可能会更容易成功。”


Intel想要开发的这种为用户提供所需信息的AI技术关注的是某些特定的情景和时刻,“我们研发这项技术已经有五六年了,现在我们关注的就只是如何利用AI技术去关注可穿戴设备以及即将发生的事情等这些特定的时刻而已。”


Soffer认为Vaunt能够让人们的生活更加便利,比如你推着大包小包在机场穿行时,Vaunt就能为你显示航班信息;或者当你推着购物车在超市购物时,Vaunt会为你自动显示购物清单,这很大程度上解放了你的双手。


Vaunt并没有替代其他必备电子设备的野心,它只是创新了消息提示的途径。Soffer说:“我相信一旦你使用了Vaunt,使用了它所提供的服务,你就会体验到它的价值。”


Intel计划在今年推出“早期访问计划”,允许开发者们提前体验Vaunt种种令人耳目一新的功能。这听上去和Google Glass的Explorer Program类似,不过Intel肯定不希望收获向Google Glass一样的反效果。


那么这些开发者通过体验能够创造些什么呢?主要是配套的应用程序,当然也可能跟对Vaunt系统本身提供一些建设性的构想和建议。




展望未来


曝光Vaunt的第一条消息是由Bloomberg在上周的 独家新闻中发布的,文章写道:“Intel计划出售其下增强现实业务的多数股权。”


Intel当然不会跟我说他们对于这则新闻的评论,但是我认为这个新闻隐含的真正消息在于,Intel打算吸引一大批真正能够为增强现实业务做出贡献的投资者,而且公司要的是强大的销售渠道、行业力量以及设计方面的专业知识,而不是资金方面的支持。


这种猜想也和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给我的信息不谋而合:Intel并没有打算整体出售NDG,而是希望找到一位合作伙伴帮助将产品引入零售市场。这也和Bautista在12月时跟我说的一样:“Intel会通过和其他人的合作让产品进入市场。”


Bautista表示:“有25亿人需要佩戴矫正镜片,其中60%的镜片是从各式各样的销售商那里购买的。而通过新的合作关系,Intel推出的Vaunt也出现在同样的销售渠道当中。到时候人们就可以像今天购买普通的眼镜一样购买Vaunt了。”


无论Vaunt将和谁进行合作,它在未来一定会面临很多的挑战。但不得不承认的是,Vaunt的出现有可能说服人们佩戴智能眼镜是很正常的,而且它本身所具有的价值也证明了它定价的合理性。


不想Magic Leap、HoloLens或者其他智能眼镜,无论从外观还是佩戴体验来说Vaunt都和普通眼镜没什么两样——当然功能上可能就不如它们那么全面。Vaunt的整个设计都围绕着“少即是多”的理念,那么它究竟是不是一种好的商业模式,可能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在那之前,我能告诉大家的就是,比起我上个月在CES大会上试戴的其他科技包装过度的AR眼镜,Vaunt的使用体验只能用惊艳来形容。可穿戴设备在改变我们的生活之前,首先应该学会适应它。


Vaunt也是第一副戴上去显得不那么滑稽的智能眼镜,它的出现让我将AR设备变成日常必备的想法成为了现实。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拭目以待,看看Intel究竟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惊喜。




   



如果你是AI行业人士

如果你想了解最前沿的AI技术和场景应用

一网打尽AI界前瞻科技和深度报道

如果你想持续拉升逼格

欢迎关注AI星球,并转发朋友圈为我们打Call哦~~

你们的支持才是我们创造优质内容的不竭动力~送你花花


Copyright © 广州眼镜盒价格交流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