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眼镜盒价格交流社

《芳华》| 三观太正的人,活得最累

十点视频2019-08-12 16:16:56

♪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主播 夏萌 领读


昨天我们读到了用生命带路的刘峰,把时间和活着的可能给了第四团,也不出所料地又成为了众人崇拜的英雄,而另一边,无意中搭救了伤员的何小曼,变成了战地天使。


而这突如其来的荣誉带给她的除了恐惧和压力之外再无其他。而母亲的自私也让小曼渐渐看清了现实,小曼失望了,也是那一刻,何小曼决定要做一个孤儿。


那么小曼真的再也不见自己的母亲了吗?成为英雄的小曼又会发生什么变故呢?


今天的阅读目标是原书的第140页——第164 页,让我们开始今天的阅读吧!


精神分裂


后来,小曼患了精神分裂症。


那天早上,何小曼打开窗户对着楼下跑操的士兵喊道:“停!让他停!别唱了!”


所有跑操的人、打扫院子的人都停下来看着她,她的头发蓬得像一个巨大的黑色蒲公英。


“停!别唱了!”她对着空气中的那首《再见吧妈妈》嘶喊着。


我不是战地英雄,我离英雄差得太远了。”小曼一上午就嘀咕着这么一句话。


下午,招待所来了个中年女人,说是从上海来,来看她的女儿何小曼。女人拎着一个网兜,网兜里是一个金属的大饼干筒,一个大糖盒,还有一大把香蕉。


女人个子不高,手里的重物把她拽得更矮了。


她跟着服务员来到女儿房间门口,任凭怎么敲门,都没人答应。房间朝南,大好的光线把一副人影投射在门缝下,屋里的人显然背贴着门站着,但那双脚就是一动不动。


中年女人对着门缝轻声呼唤:“小曼,开门啊,妈妈来看你了。


门里有了点声音,皮鞋底和地板在摩擦。


“曼曼,开门呀!”


换了的称呼使门里的人拔掉了门栓。


门开了,何小曼容光焕发,新军装新军帽,胸前别着军功纪念章,像一个年轻的女元帅。她眼里也是女元帅那种直面未来永垂不朽的目光。


“我离英雄差太远了,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何小曼诚恳地低语着。


她就这样从母亲面前走过,沿着走廊往前走,只有一句话:我离英雄差得太远......


后来何小曼住进了精神疾病医院,住院的第五天,年轻的政治主人来了,他是带着噩耗来的,何小曼刚新婚不久的丈夫阵亡了。


小曼知道丈夫牺牲是在一年以后,那时她的病情稍微好转。消息是由她的主治大夫告诉她的,因为烈士遗物、存款、抚恤金之类的一堆表格,需要烈士遗孀签字。


主治大夫是小曼最信赖的人,当他把发生在一年前的噩耗告诉小曼时,小曼接受得很平静。


大夫怀疑她是否听懂了,但第二天,他确信她懂了,因为她的床前,放着一张二寸照片。


那张二寸的结婚照上,小曼和丈夫似乎还有些生疏,笑容都带着几分害羞。那个曾受过小曼照顾的排长,黑瘦的脸,眼镜很亮。


小曼是曾经失望过的沧海,遇见第一个岛屿,就登陆了。



林丁丁的婚姻


我调到北京后的第六年,林丁丁扣响了我的门,丁丁穿着军裤,上衣是件红格子外套,脑门光光的,细细的一根马尾辫和她的年龄身份极不相符。


她抱住我,只丢下一句“王江河要和我离婚”,便大哭起来。


林丁丁既没有嫁给摄影干事,也没有嫁给内科医生,最后经过姨妈说媒,嫁到了北京。


丁丁的丈夫王江河是军事科学院的研究生,父亲是前国民党将军,这满足了丁丁对婚姻的所有幻想。


但是婚后的生活并不幸福,王家的所有人都嫌弃丁丁,嫌弃她没个正事可做、嫌弃她身份低微,就连平时吃个零食都要被数落半天。


那时候,丁丁才发现,她的丈夫王老三是王家最蔫的一个,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替丁丁反击过一句。


后来丁丁决定读函授大学,就是为了争口气。可两月后,就自己放弃了。这使得林丁丁在一次例行的家庭聚餐上又成了众人嘲讽的对象。


丁丁和丈夫灰溜溜地离开了饭桌回到了房间里,丁丁大哭起来。“你哭什么?我还想哭呢,你就不能干一件让我在家里抬得起头的事吗?”


这是王老三的原话,林丁丁想不通,她怎么就成了让丈夫抬不起头的女人了呢?后来王江河顶不住家里人的压力,终于跟丁丁离婚了。


林丁丁搬出王家小楼之后,来我这里过渡了几天,后来在兵部大院租了个房间,我按照丁丁的请求,把她的经历写出来,发表在一个专长于婚恋的女性杂志上。


不久后,收到了郝淑雯的电话。


重逢


她还是那个直爽的郝淑雯,张口就说:“你写的是林丁丁吧?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郝淑雯自顾自地发表了看法:假如当时林丁丁从了刘峰,刘峰就不会被处理下放,也就不会上战场,更不会残废,领着二百八十元残废金给剧团看大门。


都是因为她喊救命,断送了刘峰的那只手,现在的刘峰,做沙发的手艺应该更高超了吧,可是,手没了。


郝淑雯最终没有摆脱那个二流子“表弟”,跟他结了婚,还生了个儿子。一九八三年,二流子脱了军装,去深圳做买卖,一年就阔起来了。


郝淑雯的丈夫似乎有一种开拓垦荒者的精神,像开垦新大陆的荷兰人、爱尔兰人那样,信念就是,哪里有面包,哪里就是祖国。


郝淑雯跟我通电话那次说,她也要跟她家老板去南方了。


等郝淑雯到了深圳给我写信的时候,林丁丁又嫁了人,跟那个人出国了。丁丁的现任丈夫随家庭移民到澳洲,兄弟几个开了几家连锁中国快餐店,丁丁当上了现成的老板娘。


一九八九年十月,我去广州出差,又转火车去了深圳,想见识一下正实现中国人致富梦想的地方,也顺便拜访多年未见的老友郝淑雯。


我刚走出火车站,背包的肩膀火辣地疼了一下,再一看,皮包已经被坐在摩托车上的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抢走了。


我钱没了,也没了地址,只得去就近的派出所打电话给郝淑雯,等着她来领我。


二十分钟后,郝淑雯出现在派出所里,由于发福,她显得愈发高大,把小小的接待室占得满满的,我就那么一路听着她的数落,到了她的别墅。


在郝淑雯家住下的日子,我们重复地谈着过去的那些人、那些事,谈多了,故事也走了样。


其实,记忆本身也是活的,有它自己的生命和成长,故事在那里面,跟着一块儿活,一块儿成长,于是就都不是原来的模样了。


而刘峰也被我们谈起,谈一次,就变一点样。郝淑雯告诉我,她在海口见到了刘峰,请他吃过一次饭,借过钱给他。




郝淑雯眼中的刘峰


那时候,刘峰在书商手里批发图书,再单手驾驶三轮车,把书送到各个摊点。他碰到郝淑雯那天,正好在白沙门公园门口的最大摊点被查封。


郝淑雯是循着那山东口音看见刘峰的。刘峰穿着一件翻领短袖,胸前带几道彩色的条纹,在洗浴房大门外的灯光下,一只假臂很明显。


那只塑料材质的假臂已经老化,一个小洞眼就在肘部,像是烟头烫的。


郝淑雯眼睛一热,叫了刘峰一声。


第二天,郝淑雯打电话约刘峰见面,刘峰还是前一天的装束,但翻领短袖被洗过也烫得很挺。


刘峰在老家成了亲,妻子是长途汽车上的售票员,他到海口的第一年,妻子就跟人跑了。长途汽车上认识男人的机会多,哪怕其他条件不如刘峰,但至少四肢健全吧。


他们各自说着自己这几年的经历,那一顿饭吃的还是快活的吧,除了提到林丁丁的那一瞬间。也许刘峰的心是真的残了,那块为丁丁落下的伤疤,是无法再愈合了


两人分手前,刘峰吞吞吐吐,憋红了脖子,向郝淑雯借钱赎回那辆被城管收走的破三轮车。


后来,刘峰就消失了。郝淑雯用六百块钱,从刘峰的邻居嘴里买到了消息。


那女人说刘峰只在那里住了三个月,是跟着小惠搬来的,小惠是刘峰的女朋友,早些时候是个发廊妹。


开始刘峰生意不错,刘峰养了小惠两年,教她知识和手艺,后来刘峰生意赔了,小惠又偷偷联络原来的客人,刘峰便翻了脸,走了。



郝淑雯的自责


郝淑雯听完消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劝自己不要难过,人人堕落的海南还算没把雷又锋彻底堕落进去,他不大成功地教育改造了一个妓女,至少让那个叫小惠的女子,从良了两年。


我觉得我好像欠了刘峰似的,我们干嘛要那么对他啊?”郝淑雯有些难过。


是啊,我们干嘛要那么对刘峰呢?真的是为了林丁丁吗?看着暗自神伤的郝淑雯,我好像明白了。


其实当时红楼里的每一个人都跟我一样,从始至终都没有对刘峰的好信服过,所有人心底都存在着那点阴暗,想看到刘峰露陷,至少让我们看到他不比我们好多少。


因此我们一面享用着刘峰的好心眼,一面从不停止地质疑他的好心眼。


在郝淑雯的别墅里,我认清了自己,也认清了红楼里那群浑浑噩噩的青春男女。好像一旦发现英雄也会落井,投石的人就会格外勇敢,人群也会格外拥挤。


我至今仍记得郝淑雯那晚说的话:


“看到他的假肢,还破了个洞,心里挺堵的,想不出那个洞是怎么弄的,是他自己拿烟头烧的,还是别人?


我那天请他吃饭,我到得早,老远就看见他骑着单车来了,一只手握把,假手搁在裤兜里,车骑得飞快,骑过去又骑过来,可能是不敢确定我会请他到那么豪华的地方吃饭。


他一只手,把单车骑得飞快。他走的时候,不知道我一直在他背后看他......”



-【结语】-


今天我们读到了时过境迁,当初在红楼里挥霍青春的我们,如今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


何小曼疯了,林丁丁离婚又再婚,郝淑雯过着令人羡慕的富太太生活,而我依旧老老实实地记录着生活的点滴,刘峰呢,他手残疾了,生活也残疾了。


那么后来的我们又各自会面临什么样的生活呢?岁月又会在我们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呢?让我们期待明天的阅读吧!


-【今日话题】-


老友久别重逢是一种奇妙的场面,有些人欣喜、有些人感动、还有一些人害怕和逃避。而在我们几年一次的同学聚会上,更是将这些复杂的情绪演绎得淋漓尽致。


那么你对于同学聚会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呢?欢迎在留言区分享你的故事。


如果你喜欢今天的内容,欢迎转发给你的好友或分享到朋友圈。阅读好书,自我成长,相遇十点,读你每天!我们明天见,晚安! 


免费听书

 


“ 这样听书,你会上瘾的 ”

免费开放精读全球经典好书

音频领读让阅读更容易

10天陪你听本书一年比别人多读36本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有声图书馆

即可免费收听好书

Copyright © 广州眼镜盒价格交流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