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眼镜盒价格交流社

惠安| 你听说过么?东岭第一孝子----大呆!

2020-04-28 04:52:34

正文

蔡水奎



蔡水奎,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有作品四十余万字散见于各级刊物,著有《听雨》文集。


众所周知,蔡水奎为泉州惠安人,曾就读于惠安县潘湖小学。惠安潘湖小学人杰地灵,从建校以来,在这块革命的胜地走出去的人才不胜其数,他,就是其中的一名,让我们跟随他的笔尖,走进他笔下的,东岭大呆!


   大   呆   


在惠安东岭街上,大呆的名字无人不晓。


大呆是个傻子,个头又矮又小,相貌丑陋,地包天的下嘴唇显得又耸又长,活脱脱一付无牙老太太模样。但他的嗓门奇大响亮,看什么不顺眼会时不时地吼上几声:“空兰”!“空兰”(空,惠安土话意为空洞、不实,假大空的意思)!令路人目瞪口呆又忍俊不俊。


大呆那副愤怒的样子煞是可爱,他对人说教,对人发火的时候很有特点,念念叨叨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反正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大呆走起路来一脚高一脚低,似乎要向世人证明他的坎坷经历。然而他那有板有眼的样子,却叫人觉得踏实。



大呆唯一的生计就是找人讨钱讨物,每日天一放亮,他就挑根小竹棍,棍尾巴绑个塑料袋子,耳背夹根香烟,沿着东岭街的店铺要钱。大呆找人讨钱可有讲究呢,每人次只要一元二元的,如有要给五元十元,他可是坚拒不要,再有的故意掏出五十百元大钞要塞给他,大呆更是怯生生地躲闪,真的受不了了,他会圆睁双目,斩钉截铁地吼道:“空兰,这是要入会子的!”有更妙的,大呆会先冲你笑笑,递根皱巴巴的香烟,再找你要钱,你忍心拒绝他吗,当然,要的还是小票。要是人家不给他钱的话,他也会略显尴尬,从口袋掏出个不会响的手机,有模有样地嘟嚷,急什空,马上到!到了傍晚,大呆会到菜市场买几块豆干,一二斤花蛤五花肉什么的,如果有好心的商贩不要他的钱,大呆会生气,头一扭,嘴一啧,把钱丢在摊上,诚恳地劝说,入会子的。这才神气飞扬地用小竹棍挑回家,这种规律十几年雷打不变,已成了东岭街头巷尾一道独特的风景。


有一段时间,大呆应该是出于欣赏文化人的原因,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付老花还是近视的眼镜,有模有样地戴着,深一脚浅一脚地摸索到一家叫做“阿花书店”的店里,一本正经地看着书,那全神贯注的形象一点都不亚于现在的高考学子,有眼尖者注意到,至使是书倒着拿,大呆也能心无旁骛地捧着书看上几个钟头。


据说大呆的痴呆缘于小时候的一场大病,病后的他长大后只学会讨钱和如何回家的本领,而这本领却成了他生活的大部分。大呆不但讨钱不贪心,而且是个孝子,遇到熟人总会说父母的好处。大呆早年丧父,老母亲含辛菇苦拉扯他和弟弟,他虽然呆傻,但很懂事,家里人也不用为他分担太多,他讨来的钱从不会乱花,全部给了老母亲补贴家用。


后来听说大呆让车给撞了,大腿骨断成三截,伤得很重。再后来,又听说大呆病死了,人们不禁嘘吁不已,东岭街巷依然人声喧嚣,只是少了几声大呆“空兰”的吼喊,在这物流横欲弱者强食的社会,再也找不到大呆坚拒五十百元赏钱、担心是你的“会子钱”的现象,放眼天下,似大呆如此可爱耿直的乞讨者有几!


"空兰,入会子的"!


从大呆嘴里吼出来的这句话,至今还在惠东片区传颂。我们的社会太需要这样的精神,大呆已经不仅仅是个名字,更成为人们家喻户晓的一个道德标杆。


怀念大呆!


来源:惠安县潘湖小学、惠安生活圈


↓↓↓戳这里看小道消息

Copyright © 广州眼镜盒价格交流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