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眼镜盒价格交流社

迈开的双脚,承载着自由的重量

洽总2019-01-16 06:27:55



那真是一种无法形容的乐趣,
仿佛你的灵魂,

在无垠的太空游泳。
这样以后,

灵魂就不能在别处生活了。



夕沉拉细了飞鸟的影子,越来越长,薄薄的暮色贴着地面,水一样弥漫开来。天变得暗淡,楼宇变得暗淡,路也变得暗淡,偶来有车驶来,驶过这暮色苍白。微风吹着节拍,或强或弱,或大或小,没有灼热的光,没有喧杂的声,落满暮色的街道也亮起了灯。

 

这座容易让人眼花缭乱的城市,除了人山人海和炫目的城市景观,也承载着一些人的梦想。

 


沿着小巷走到尽头,来到阿Ken的店里,他正在忙着做一个鞋楦。瘦高的身材,有点卷曲的花白头发,穿着复古的牛皮鞋,带着老式的毛毡鸭舌帽,叼着一个犀角的烟斗,不停地打磨着手里的鞋楦,时不时地嘬两口烟斗,颇有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艺术家姿态。

 


“阿洽,你先找个地方坐一下。”Ken看到我之后,摘下眼镜给我说了一句,猛嘬了一口烟斗,又低头打磨手中的鞋楦。

 


我走到他身边,夺过他手里的木质鞋楦,丢到工作台上,“干嘛那么极致,有个差不多就可以了。”Ken拍了拍身上的木屑,“不要小看它,鞋子和人一样,是要休息的,木制鞋楦能让鞋子在不穿的时候得到最好的休息,不然你让它不舒服,它就让你的脚不舒服。”

 


“做双鞋子,你还悟出这么多道道!”

“哪有什么道,不就是把复杂的事简单化,简单的事极致化嘛!”

 


看似不食人间烟火的Ken,说话还是很接地气的。我和Ken很早就认识了,那时他还在皮具厂做打板的小工,后来才跟着大哥来到这里,这条街起初没有什么人烟,空荡荡的。为了生计,大哥在街头开了一间理发店给人剪头发,他也凭着自己的手艺在巷尾折腾了这间皮鞋店,十多年的光景,他成了这里有名的鞋匠,很多名流都来这里定制过皮鞋。

 


“现在想找你这个大鞋匠做双鞋子,不容易啊!”我坐到他对面的皮沙发上,笑着调侃到。他抬头看了我一眼,扶了扶眼镜,没有说话,只是冲我笑了笑。没过一会,Ken走过来坐下,边往烟斗里塞烟丝,边说:“其实我还算不上一个真正的鞋匠。”

 


“一位真正的鞋匠,不仅拥有技术,还要拥有能为顾客造梦的个人特质。好鞋是会呼吸的,我还差得远。”他吧嗒着嘴里的烟斗,看了看柜台上陈列的鞋子,“一副手稿最终变成一双完美的鞋履,要经历190个环节和超过300个操作步骤完美协调,这些极度精密的操作不是单独存在,它们彼此相关,互相影响。能做到这样的人,才能称的上鞋匠。”

 


Ken给我量脚之后的闲聊中,他说他很不喜欢别人给他冠以“匠人”的称谓,他认为这样太重了,是对匠人的不尊重,不是每一个做手工的都可以叫匠人。临了还愤愤地讲,世界的平庸,就是从满大街都是“伪匠人”开始的,自顾地加持“匠人”光环,却依然过着枯萎无趣的生活。

 


听了这些,我忽然想到L君的一则广告,“世界再嘈杂,匠人的内心绝对、必须是安静的。专注做点东西,至少,对得起光阴岁月。”

 


何为匠人精神,没有标准的答案。但那些所谓的百年老店,都会说自己秉承“匠人精神”;那些所制无用的炫技之作,也多会标榜“匠心”;但凡是一个做手工的,都喜欢被人称为“匠人”。这些“伪”会影响到我们对美好事物的感知,同时也伤害了手艺本身。

 


真正的匠人,都有一股“气”,是一种专注,对品质放肆地追求;是一种虔诚,对时间的尊重与敬畏;是一种生活,专注一艺,从一而终。这股“气”会给他们所做的东西增加“心灵附加值”,是匠人在里面放入的情感、心力和虔诚。

 


告别了Ken,走在如水的夜色里,一盏如豆孤灯,映着凄凉。看着这熟睡的城市,想到前一段G君前天给我讲的话“无人问我冷不冷,无人为我留盏灯”,无处安放的生活让很多人都喊着要“逃离北上广”。其实这样的生活就像穿了一双不合脚的鞋子,不想光脚前行,就只能不舒服地迈步。

 


很多时候,心里想着诗与远方,却把茧磨在鞋跟上。其实你需要的不是一张逃离的机票,而是一双留在原地的鞋,因为只有脚步自由了,心才能自由。心自由了,就无所谓身在何处,其实所渴望的离开,只是无处停摆。一座城走进去需要勇气,走出来需要魄力。

 


那一年,你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城市,成了天空中的飞鸟。



如果说要在男士单品中找一个媲美女人最爱的“包”治百病,那么鞋子一定能众望所归地拿下这个殊荣。男人爱鞋的心可是一点都不输女人对于包包的热爱。今天本总推荐几个顶级手工皮鞋的品牌,一起来感受一下这些手工皮鞋的魅力。



如果说到手工鞋,那么意大利皮鞋一定是大家第一个想到的,而说到意大利皮鞋,Santoni 就绝对不能错过。都知道鞋楦对于一双鞋的重要性,而他家的鞋楦要经过反复打磨再经过试穿之后才能生产。打磨好一双鞋楦就需要花费三个月的时间。



santoni的皮革染色也是一大亮点,一双鞋的手工染色就需要花4~5个小时,经过加工抛光之后简直美到没朋友。



Berluti的名字应该很多人都很熟悉了吧,定制6w起跳的高大上价格更是不用多说。而被LVMH收购之后和很多小众的手工制鞋品牌不同,必定是要走上商业化的路线的。但是别的不说,它家Patina古法染色工艺还是够骚气的,之前把刺青元素搬上脚的设计也是够闪亮,皮革雕刻做得也很惊艳的。



本身就是受到了很多名人、皇室的青睐,加上加入LVMH大家庭之后,知名度和曝光率就更高了,经常能看到很多人名人、时尚人士上脚。




作为英国顶级的鞋履品牌,John Lobb深受皇室和名人的喜爱。John Lobb在价格上没有Berluti高,但是品质上是不分上下的。它家的款属于那种经典常规款,基本上适用于各种正式场合,平时穿舒适度也很高。



John Lobb如今是Hermès旗下的一员,两者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其中一个就是对品质的追求。无论是定制还是成鞋,都是经过190道步骤以及300项工法精心制成的。


最后,本总还要告诉你买不起也不要抱怨,好的东西不一定要拥有,有时候只是欣赏也是件幸福的事,说不定哪天本总就把它们都装你的鞋柜里了。

 


Copyright © 广州眼镜盒价格交流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