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眼镜盒价格交流社

很快妹子就不再是宅男的刚需,征服他们的是一副眼镜和一卷卫生纸

互联网评论2019-09-28 16:12:13

这么长时间不更新文章了,

各位小黑粉是不是已经骂了很久了?

本狮已经忙成了dog

哪有时间diao你们


最近看了一段这个


传说中的VR,

来源是米帝国的一家嘴炮公司

Magic Leap


虽然产品只停留在视频嘴炮阶段

但是跪舔的网友依旧

不客观的给出了好评

(不跪舔能死人吗?)

比IPHONE牛!逼!

你们感受一下



然而,

这并不是最贱的公司,

有一家叫做Badoink,

主营业务是拍摄影视作品,

题材以深受国人喜爱的动作片为主,

当然战场大部分是在床上,

有时候也在沙发上

以及。。。


他们将VR应用到了主营业务上,

并可耻的在大街上拉情侣看,

(互评狮已经喷血)

这家节操为负分的公司

是这样残害路人的

哥们,如果你想自宫,

本狮愿意帮忙


这女友心态真好,

要是在本国,

估计一秒钟眼镜就被打到眼睛里了

(泥垢了)



说了半天米帝了

你们也骂了半天,

为毛不介绍一下本土情况,

满足你


出了地铁13号线还要转七站公交,才能到达中关村软件园二期,蚁视科技的新办公室,这里很安静,早上的时候园区内没有通勤车,为了避免频繁地转车后还要在园区内步行一千多米,有的员工从四十多公里以外的大兴区直接横跨大半个北京城打车去上班。

办公室内很多工位被提前预留出来,这个五十人的团队,打算趁明年到来之前再扩充200人。

从窗子向下望去是一排咖啡桌,据说再过一阵四大门户都会搬过来。隔壁的联想刚和他们开了一场发布会——蚁视为联想的乐檬手机专门打造了一款乐檬VR(虚拟现实)眼镜,这在国内是少见的合作形式,但是在国外很普遍。

去年,Oculus VR被Facebook收购,Oculus和韩国电子巨头三星合作打造出了一款Gear VR,至今仍是众多厂商模仿的对象。手机和VR设备的捆绑销售,对于手机销量提升和VR打开市场十分有利,并且可以很好地避开普适版VR对于不同手机适配障碍引发的眩晕等(影响消费者购买的核心困难)。

而这只是虚拟现实的冰山一角,从去年开始,像蚁视这样的创业公司在纷纷崛起,如今稍有名气的暴风、3Glasses、大鹏科技,都在国内外开辟自己的虚拟现实市场。

其中,蚁视科技作为已经拥有100多项专利的虚拟现实硬件厂商,和刚刚宣布与北京电影学院合作共建研究中心的暴风魔镜,分别在各自擅长的硬件和内容领域不断发力,在国内的虚拟现实公司中极具代表性。

这些公司的老板每隔不久就去一次美国,《时代周刊》已经给出重磅的版面报道VR,国外市场的繁荣总会让他们感到异常兴奋,仿佛看到了未来。

回到国内,创业者们正拿着自己制作的依然略显粗糙的产品,急切地向投资人描述一个新的世界——在那个人人脑袋上顶着一个奇怪的盒子的未来,“VR会像手游吞食页游端一样”成为下一只风口上的猪。

历史性时刻


11月6日,《纽约时报》正式上架虚拟现实新闻客户端“NYT VR”。

11月13日凌晨3:01,前《连线》杂志记者,现Buzzfeed旧金山新闻中心主任Mat Honan在网站发表了一片文章,题目叫做:

This Was The Week Virtual Reality BecameTotally Normal(这周虚拟现实终于变成一个“正常”的东西!)

在文章中,他这样描述了那个日子:

“上周,美国人刚从床上爬起来,抓抓屁股,他们在门口大大的蓝色袋子里发现一只小纸盒,那袋子里还装着纽约时报周末版。起初,他们有点困惑,他们还没喝咖啡,呼吸仍然发出恶臭,他们皱了皱眉头,开始阅读说明书……”

然后会发生什么?

自然,收到纸盒的人回到家中,按照说明书的指引,用wifi下了一个APP,然后,半信半疑地把他们高端的智能手机放进那个粗糙笨拙的盒子里,“Whoa”!一个立体、神奇的世界出现了。

尽管有评论家称“这并不是真正的虚拟现实”,但它仍然无法阻挡美国人的兴奋,毕竟,这是一个“付费”的国度难得一次“免费的尝试”,为了让人们更快地了解虚拟现实到底是什么东西,人类的视觉可以延伸到什么程度。

要知道,在美国,虚拟现实技术发展到今天已远远不只是两个小小的镜片这么简单,然而,这却是一个颇具历史意义的时刻——《纽约时报》向读者“壕掷”一百多万套“谷歌纸板(Google Cardboard)”(一款售价为几十美元的廉价初级虚拟现实设备),这意味着,几百万可能永远不会去主动去购买这个玩意儿的美国人第一次感受到把平面、枯燥的新闻变成“360°视频”有多酷,这甚至可以称为“全民阅读新闻”的一次巨大变革!

《时代》周刊的发言人称,这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APP启动”,在前三天中它比时代周报历史以来发布的任何一款APP都有更高的下载量,除此之外,人们平均每天在这个APP上花费达到了14.7分钟!

VR体验从未达到过这样的规模!

发生在美国的一切似乎预示着什么。

同样是在11月13日,在北京举行的北美VR开发者中国行大会上,虚拟现实游戏Day dreaming Blue开发者Richard Hogland称,未来中国人和美国人可以一起坐在家里戴着眼镜开会,在用不同语言交流时,眼前会直接出现字幕;孩子们不用去学校,每天甚至可以去不同的岛屿上课,当老师为孩子们讲解恐龙时,可以直接开发一款游戏让孩子们感受得到。

这样的设想在美国已并不遥远,《纽约时报》的这一举动也让虚拟现实真正走到每个家庭。

是昙花一现吗?(信心和希望)

唯一让投资者犹豫的,可能是虚拟现实行业上一轮兴起的失败。

上世纪70年代,美国科学家Myron Krurger就已经提出“虚拟现实”概念,一直到1995年,任天堂公司发布了首个便携式头戴3D显示器,Olympus、索尼也相继推出自己的产品,然而,由于售价高、清晰度低、佩戴不舒适、3D内容少等缺陷,最终没有被市场认可,一度沉寂下去。

而这一次,“虚拟现实”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传说中的虚拟现实元年马上到来,它会不会又是生不逢时,很多互联网公司都在犹豫。

然而,种种迹象表明,VR已经亟不可待了……

首先,从行业层面,电影产业和娱乐产业已经进入了一个非常成熟的发展阶段,娱乐成为了人们很现实的需求。

回顾一下智能手机的发展史,除了打电话、发短信,它真正吸引人们的是它得以取代游戏机和MP4的娱乐功能,诸如听音乐、玩游戏、看电影,而类似于《疯狂的小鸟》这类简单、趣味性极强的手游的出现,为早期的智能手机带来了市场。

后来,微信的出现,让手机的社交时代来临,伴随而来的是一些泛生活化的功能,到现在智能手机已经成为一个生活服务化的产品,变成日常生活的中心支柱。这也直接导致了人们越来越懒惰的生活状态。

在今天,“宅”字当头的人们要求更多,虚拟现实技术刚好更进一步,它可以打破空间限制,将智能手机提供的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连接在一起:不用走出家门看电影,甚至旅游也可以在虚拟场景里进行,从早期的娱乐功能起步,又不局限于娱乐,甚至可以在虚拟场景中面对面社交,逐步进入到生活的各个方面。

因此,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刚好顺应了这个时代人们的生活方式和心理状态。

其次,从技术层面上,智能手机的发展已经和过去不可同日而语。

焰火工坊CEO娄池认为,Oculus之所以会把虚拟现实概念再次炒火,Facebook会选在这个时候投资Oculus,首先,是因为手机的发展让屏幕和陀螺仪的价格降下来了,制作成本下降;其次,头部的追踪技术——一种同步算法的技术增强,可以部分缓解延迟问题,这恰恰是VR本体目前最难突破的部分;另外,交互体验在PC端上已经基本没有技术门槛,很多体感设备的辅助令其捕捉人类动作变得容易。

3~5年前的虚拟现实头盔,屏幕只有40~50°的视角,看起来像一个五六十寸的电视,现在起码可以达到两百寸以上电视的即视感,再大一些就可以充满人的整个视野,让人沉浸到虚拟世界中去。

到了今天,难以攻克的核心技术问题正在逐渐被解决,材料成本的下降也为消费级产品的推出提供了可能,因此,虚拟现实在这个时候炙手可热并不奇怪。

如果说还有什么会阻碍人类接近这项技术,那就是由于人类生理障碍而导致的虚拟现实产品无法克服的通病——眩晕感(也叫“晕动症眩晕”)。

这由画面延迟、动态模糊、运动追踪造成,前两者都可以随着技术的不断提升进行优化,但是“视觉和大脑感官不匹配”的问题,却迟迟无解。

人类第一次遇到类似问题是在交通工具(例如汽车)出现时,由于眼前画面静止、身体随车运动,视觉信息和身体感受到的信号不匹配,产生眩晕感。

而虚拟现实技术的状况刚好相反,是由于眼前剧烈运动的画面和静止不动的身体感应形成了冲击,造成了强烈的眩晕感,

对此,美国开发者称,除了优化游戏的每秒帧数(FPS)以外,只能靠自己控制了。

在这方面,蚁视科技CEO覃政解释称,在人类五种感官(视觉、听觉、嗅觉、触觉、痛觉)之外的第六感,即对于“加速度”的感觉,由人脑中的一个监听神经、一个大脑管来控制,通过它的运动你的大脑能够感觉到加速度。既然在狭小的空间内无法通过让身体和眼前的画面保持一致的加速度,就只能运用一种技术直接对这个器官来进行刺激,让他感觉到一个虚拟的加速度,然而,到目前为止,这个技术并没有明确的方案。

所以,除了让人类像适应公交车一样去适应这项新的技术,目前国内外均没有其他解决方案。

尽管这种解决方法听起来有些简单粗暴,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开发者认为这会成为虚拟现实发展的阻碍,他们认为,一个孩子从小开始适应,生理问题很好解决。

就像依然有人晕车,但并不妨碍它成为人类最主要的交通工具。

最后,从历史规律判断,虚拟现实行业正当时?

覃政对《财经国家周刊》说,一个很有意思的规律是,人类最核心的主流媒介,每隔三十年会更新一次。

19世纪90年代,1895年12月28日,法国摄影师路易·卢米埃尔在巴黎卡布辛路的大咖啡馆,用活动电影机举行首次放映,获得巨大成功,标志着电影的诞生;20世纪20年代,1928年,美国纽约31家广播电台进行了世界上第一次电视广播试验,电视第一次走进公众视野;20世纪50年代中期,晶体管的出现使计算机生产技术得到了根本性的发展;80年代,1983年,世界上第一台手机摩托罗拉DynaTAC8000X重2磅,通话时间半小时,销售价格为3,995美元,在当时是名副其实的最贵重的砖头。

刚刚好,30年后,2014年,Oculus为“虚拟现实技术”点了一把火……

之所以虚拟现实技术在九十年代被雪葬,是因为当时“手机还没有大规模地应用到每个人的生活中,所以那是手机的时代,不可以违背整个历史的发展。”

另外,覃政补充,“在这个时代我们没有看到其他的技术,有机会取代手机,成为下一个核心的显示平台。”

正如《连线》杂志创始主编、《失控》作者凯文·凯利所说,颠覆性技术通常有三个原则:

不是来自本行业;

没有突如其来的颠覆,所谓的突然爆发只是因为新技术在一开始不受人关注;

创新来自于不被看好的行业。

历史证明,取代IBM的不是另一家计算机公司,而是一家软件公司,叫做“微软”;取代微软的不是另一家软件公司,而是被微软忽略的搜索引擎公司,叫做“Google”。

而根据三原则判断,早在上世纪就出现,却直到去年才开始爆发的虚拟现实行业,或许就是下一个取代智能手机的媒介形式。

关于未来的事儿

覃政曾提出虚拟现实的三个阶段,每个阶段都要耗费整整30年,随着这个概念不断的发展,每一个30年,都有对应的各自发展阶段的虚拟现实的定义。

第一个阶段是通过设备去模拟各种感觉,第二个阶段就是通过神经刺激去模拟感觉,而第三个阶段,把人电子化,让人直接进入到虚拟世界里面,才是虚拟现实真正意义上实现的阶段。

第三个阶段中,科学家可以通过电信号来刺激大脑皮层,直接把人脑子中的每一个信号变成电子信号,人的意识直接连接到电脑,甚至可以把人类的意识下载到一台机器、一个机器人里面,在现实世界中行走,而人类的大脑会把虚拟世界当作一个真实的世界。

直到这个世纪末,每个人才可以达到虚拟现实理想的状态,即活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面。

而现在,我们依然处在第一个阶段中的早期阶段,从2010年开始计算,现在才第5年。

按照覃政的说法,如果把第一个30年再细分为3个小的十年,第一个十年应属于虚拟现实头盔,将头盔做薄做轻,提高分辨率;从2020年到2030年的第二个十年,虚拟现实设备会像眼镜一样,尽管目前已有的AR设备,如微软的Hololens和谷歌的Google Glass,已经从外形和概念上接近,但由于技术还没达到要求,视场角过小,只是一个粗糙的尝试,AR设备想真正达到增强现实的效果,视场角起码要达到一百度以上。而在第三个10年里,虚拟现实硬件或许可以像隐形眼镜一样佩戴到眼球上,甚至直接植入到眼睛的晶状体里面。

而让这些不切实际的畅想得以实现,最现实的问题是“钱”。

据投资银行Digi-Capital预计,至2020年,全球增强AR与VR市场规模将达到1500亿美元。

而更近一些,Analysis易观智库分析认为,2015~2016,随着大量头戴手机盒子、外接式头戴显示器等沉浸式VR设备推向消费级市场,沉浸式VR设备市场规模将有大幅提升。2017年,沉浸式VR设备生态圈初步形成,内容、服务等盈利模式逐步成熟,中国沉浸式VR设备市场规模将高于20亿元人民币。

在美国,暴风魔镜新任CEO黄晓杰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已经有非常多的VR孵化器,孵化出的公司,有些产品还没发布就有几十亿美金的估值。

国外,三星的Gear VR已经开启预售,“始作俑者”Oculus Rift将在明年正式推出消费者版本,Sony的PlayStation VR、HTC和Value联合打造的 Vive、再加上微软的AR产品HoloLens,也都将在2016年推出消费级产品。此外,Apple布局已久,也在谋划自己的VR产品。

在中国,蚁视科技去年年底获得红杉资本1000万美元的投资;暴风魔镜在今年四月获得天音控股、爱施德、华谊兄弟的1000万美元投资;七鑫易维在去年12月获得高通的数百万美元投资……它们都急着在今年年末推出下一代产品,吸引投资方的注意力,在明年和国外大厂商同时推出消费级产品,激活市场并占领一定份额。

甚至,在暗中向BAT抛出橄榄枝。正如滴滴打车创始人程维所说,“这个时代的创业是有巨头阴影的。”在中国市场中,BAT的阴影无处不在。

《彭博商业周刊》也曾指出,在当下,如果不能入局BAT,往往就意味着衰落或死亡。

因此,三家巨头的举动也着实让这个新兴行业的创业者们神经为之一振。今年早些时候,腾讯宣布要独立开发VR硬件,11月又和联想推出mini station,同场发布会上蚁视为联想打造的乐檬VR推出,让人们遐想无限;在10月的杭州云栖大会上,杭州映墨科技有限公司与阿里巴巴集团达成了合作协议,参观者戴上映墨科技为阿里巴巴定制的虚拟现实眼镜星云Nebula VR进行了一场阿里云千岛湖数据中心虚拟之旅;更夸张的是,BAT中一向慢热的百度,竟然率先上线VR频道,成为国内VR内容聚合平台的先驱!

至于盈利的问题,国内几家虚拟现实公司都认为基本会和游戏的盈利模式类似。在美国,每一款游戏都要收费,游戏的周边产品也能形成广阔的市场;在中国,新的盈利模式还在探索,首先要做的,是让这项新鲜的技术形成一个消费市场,打造出一个可以有更大施展空间的生态环境。

关于这项有些超越人类想象极限的技术,一直质疑不断,这些质疑声不只来自于普通人,甚至还来自于活跃在科技阵营前线的投资者和企业家,很多人认为是“噱头”和“炒作”。

别忘了,IBM公司董事长托马斯·沃森在1943年还在说:“我看全世界对计算机的需求量总共可能只有五台。”

很多人并不把新技术的威胁当回事儿,成熟行业的大佬们常常在安逸中忘了担忧,再晚一步,未来的“大佬名单”上还有没有他们。


牛逼吹完了

你们该点赞转发了


转载者请不要打扰本狮

都是成年人了

有些事情是不要教的

(Ctrl+C Ctrl+v)



下期见

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即刻关注

合作请加微信443216345 电话15201190980

Copyright © 广州眼镜盒价格交流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