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眼镜盒价格交流社

夏风野,叶有声 第四十二章

柏一洋2020-04-28 04:13:14



第四十二章 Eternally


六月份的大事是中国队首次进军世界杯,但是完败哥斯达黎加、巴西和土耳其队,惨遭淘汰,早早就踏上归程。知夏虽然不再关心具体赛程,但是还会偷眼看看比分,毕竟有人一定也在关注这件“大事”。


熬到凌晨两点帮陆晶写需要的文章,眼皮打架甚是辛苦,不由自主的躺倒,六点不到又惊醒,继续完成,总算在七点前搞定,第一次连续作战,知夏暗道,果然自己还是有潜力可挖的。


周五中午陆晶来拿写好的文,知夏一下课就闷头往宿舍楼跑,在楼下见到一个女生酷似晶,无奈没戴眼镜,不敢确认,远远望了一眼,那女生竟然叫住了她,原来真的是陆晶。


说起眼镜来其实知夏视力一直还好,无奈看书看电视过多,初三时已经看不太清章老师写在黑板上密密麻麻的公式了。看到前排的洛风配了眼镜,她也跟风配了副,从此眼镜盒随身,变成了四眼一族。开始只是数学课上戴一下,后来渐渐发展成上课不戴眼镜就视野有些模糊,高三又重新配了一副,好在度数一直在200以内。上了大学才发现眼镜一族甚是壮大,其中还不乏高度近视者,毕业前除了流行微整就是近视飞秒手术了。


回宿舍拿文章给陆晶,她下午还有课,两个人吃了饭,冒着大太阳在校园里溜达了一会儿就满身汗津津,知夏送陆晶去车站,一直目送她离开才返回宿舍。


陆晶今天看到知夏竟然扎了马尾辫儿,有点意外,看惯了她短发利落的样子很难想像她也有长发的一天,虽然前一阵子发现她头发留长了些,问她是否在留长发,她说是,可是自己才不相信三分钟热度的白羊座能耐下性子蓄起头发来,今天一见才知道她是说真的呢,而且她已经顺利挺过了最难耐的半长不长时期,这么热的天气扎起马尾反倒看上去比短发更利落清爽。


知夏也开始渐渐习惯扎小辫儿的自己,小希和路凡都说她这样更好看,还煞有介事的表示已经知晓肖骏野选择知夏的原因了。


说曹操曹操到,肖骏野打来电话问知夏的暑假计划,她本来计划去青岛,可是妈妈不同意,只好放弃。


正沮丧泄气,他却幸灾乐祸的说:“本来呀,你这样的小女生怎么可以一个人乱跑呢?我就无所谓了,想去哪里都可以。”


知夏听了愤恨不已,可是他一向喜欢落井下石,又自我感觉良好,自己怎么就忘了这茬呢。


因为嫌弃知夏的文章缺乏深度,他又嘱咐她多看王小波、余杰等人的书,她才不会虚心接受,明明自己才是学中文的。可后来还是看了《思维的乐趣》、《黄金时代》、《火与冰》、《压伤的芦苇》等等等等。


他马上要考英语六级了,还说考个六级是很小的事,知夏暗暗鄙视他,太不顾及连四级也没过的人的感受了。


他说又寄了信给她,还有照片。还说暑假因为防洪演习大约是不能回家了,他们最近都在上游泳课。


知夏想起李辰星暑假要实习,暂不回家,突然觉得能放假一起聚聚成了件极为奢侈的事,其实从高中毕业开始大家就已经各自奔天涯了。


末了,他说跟李辰星电话里提到知夏,他们一致认为她这两年一点都没变,还跟从前一样是白纸状态,而辰星说肖骏野比以前更成熟了,变化挺多。


知夏知道他们在说自己没有进步,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她有点黯然,但是总能宽慰自己不变也是变,任他们怎么想是他们的事,自己照旧便是。


又是知夏先说的挂电话,她说完之后顿了几秒,一直没有听到“嘟嘟嘟”的声音,也许之前的猜想有几分道理吧。



六月,又是荔枝大闹的时节,街头巷角随处可见,鱼鳞似的红皮儿裹着晶莹剔透的果肉,果肉里又藏着黑珍珠一样的核儿,淡淡的香甜隐隐在空气里飘散。买了一些跟小希同吃,没想到小希竟然没吃过!


知夏顿时生出填补了某项空白的欣慰,不知道另一个也是因着自己首尝了荔枝味道的会不会也能偶尔在吃到荔枝时想到自己。可是他前两天电话里的话犹在耳边,没准他想起自己的时候只是一声叹息罢了。


因着受挫颇深,虽然理智上知道无碍,但是心情难免跌至谷底,最近几天都恹恹的没什么精神。


这天上课,恰田晓坐在知夏前边的位子上,跟她闲聊了几句,说道:“我发现再没有人比你更淑女了,娶妻一定要娶你这样子的才好。”


知夏本来只想礼尚往来几句,没想到他竟说自己淑女,这是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给她这样高的定义,看来他太不了解自己,人跟人之间的误解果然极容易发生。她不知怎么回答,又觉得没有什么解释的必要,只能笑而不语。


“难道不是吗?我对你还是有了解的。难道你忘了那次你、我还有李正咱们仨的谈话?”他疑惑又带点自信的说。


“记得呀!”她没想到他还记得上次辩论赛时大家的闲谈,正是那次闲谈才让她多少消除了些对新同学新环境的陌生感。


大家眼里的她和肖骏野眼里的她真是天壤之别,田晓和李正他们都觉得她很正能量,上课认真,下课规律自习,性格好,成绩好(除了英语),不乱跑,每天宿舍、食堂、教室一条线。可是在肖和辰星眼里,她不思进取,头脑简单,放任自流还知错不改。


果然是要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自己怎么成了一个表里不一的人?知夏自问三百遍,答案如一:确实表里不一。

 


二十二号第二次去考了四级,感觉依然差劲,太多不认识的单词了,或许它们认得知夏,只是她不认得它们,结局可想而知。


第二天果然收到肖的电话,正是为四级而来。他就知道她又要失败,因为她哪里有认真记过单词,做过习题?从前她的死敌是数学,数学退场之后又变成了英语,她总有办法给自己制造一个敌人出来,然后让敌人消灭自己的斗志,任意嘲笑自己的愚笨和懒散。高考时明明是成绩最好的科目,如今却沦落到最差。


都说你的时间花在哪里你的收获就在哪里,她不舍得给英语花时间,自然没有收获。虽然不重视这一科,但是知道自己早晚会通过的,只是现在还没到悬崖跟前,不想逼自己背无聊的单词、做枯燥的习题,大把的时间干点什么不好呢,哪怕是写论文。


她顺嘴问起他的六级考得怎样,他竟然回她:“我考得怎样都没关系,六级不牵扯毕业,你现在得抓紧过四级,不然连毕业都成问题。”


“好了,不用担心,下次一定会过的。”她觉得远没他想的那么严重,自己还不至于因此不能毕业。


“背背单词吧,单词量上不去阅读理解就很成问题,历年的试卷也好歹做做,这次考完了以后学不学英语都不打紧了。”他压住想批斗她的心,柔声叮咛。


“放心放心,第三次一定通过的。”她知道不能再有第四次了,否则就真是朽木不可雕了。


 

尽心尽力的开始啃英语,兢兢业业的自习,数天之后渐渐从谷底爬出,懒散的小人儿被牢牢困于无形之地,连杂书也看得少了,果然还是要自我约束的,放养的结局只能是放弃治疗,太过危险,还是引以为戒比较好。


晚自习后,回到宿舍已经是十点半了,舍中人语有肖姓之人打来电话找知夏两次,十分钟之后又打来,竟是洛风,开心极了,以至于第二天早上小希耳语知夏:“昨晚上做什么美梦了?都笑出声了。”知夏一脸懵:“不会吧?”小希甜甜的摇头道:“唉,不可思议呀。”


期末考试陆续开始,一直到七月初,考完了最后一门《政经》,知夏到楼下跟范芳聊天,说起好久不见的同学们,冰儿、晓玲、仟羽都有了男友,不禁一起感概岁月如梭,时光荏苒,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花儿都纷纷找到了自己的花瓶或者花盆。再后来,才知道洛风也已经有了女友,是他同校的。这早在她的意料之中,却还是在听到的一霎那有就此石化的寒冷。


仿佛永恒的,他在她的眼前有些耀眼,令她看不清周围,她究竟身在何方,她其实也并不关心。当背景中四起的喧哗声越来越大,她只希望他不要就这么消失。她常会错觉他就在身边,抬头却只有太阳的光芒,她不想要任何的帮助,就此沉溺,就此定格,不能回到原来的地方,已经走到这里,就让此刻的心情直到永远,虽然,连此时此刻都只是个幻想,她也甘愿,永远。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广州眼镜盒价格交流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