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眼镜盒价格交流社

海拉布伦,精彩绝伦(II)

上班的少爷2019-01-16 03:36:40

Hello各位好!

在开始这次的推送之前,首先说明一下,这两个周末少爷都干嘛去了......

昨天的周末......一个字:爬!

再上一个周末......一个字:挖!

当然这都不是理由,理由其实还是一个字:懒!

那么好吧,今天不能再懒了,继续带着大家看海拉布伦动物园的第二部分(初步估算了一下,整个动物园应该是用四至五期才能发完,所以......


上一期推送,最后一个景点是海拉布伦动物园鸟园外的一块“昆虫自留地”。

前情回顾一下?


继续,绕过这块“自留地”往前。

前方还没转弯,传来一阵叽叽呱呱的聒噪之声,听得人耳朵起茧子。

再一看,一个巨大的玻璃房里一堆长脖子长腿的大鸟。

大名鼎鼎的火烈鸟就不必多说了,在这里偷个懒,借用一下某猪肉老板家的动物园科普牌(当然,非要把这个鸟往什么吉祥鸟上扯,倒也符合农家乐审美的一贯风格):

它们吃起东西来,大概就是这么个画风:

顺便再给大家回顾一下前两年的照片——如果岁月晴好,这就是火烈鸟们的室外集体照:

注意!火烈鸟一共有六种!

它们的旁边,是又一个巨大的室内展厅(很抱歉外观没拍)。

走进门,瞬间有走进桑拿房的感觉,顿时眼镜片上雾气蒸腾,两眼一抹白(不是一抹黑)——这下完了,作为眼镜党人,如何是好?

其实不用担心,进门的左侧有一个江湖救急的神器

摘下眼镜往下面一放,自动烘干,还喷上了一层防雾剂。德国真的是名副其实的科技之国。

第一个展区。一间阳光通透的大玻璃房——并不知道里面住着谁。

走近一点,看到树上七个,哦不是,是树上骑个猴。

这猴叫什么呢?髭长尾猴。

“髭”就是小胡子的意思。

髭长尾猴是长尾猴属(Cercopithecus)的一种,生活于非洲中部和西部的热带丛林中。

这些就是中非和西非地区的国家。

非洲的五个区域是这样分的,这不用翻译了吧。

请注意,特别有趣的一点是,马达加斯加在地理区划上属于东非哦。

至于长尾猴家族的成员么......咱们就别给自己找不自在了吧。

给你一个眼神和一根尾巴请你自己体会。

长尾猴的隔壁住着黑猩猩一家子——请注意,它们是猿,而不是猴。

游客来参观动物园,学习正经的科普指示当然非常重要,也不可缺少,这是毋庸置疑的(配图海拉布伦动物园)。

那么,除了笼统的动物知识之外,对于动物园里饲养的每一只动物个体,做一番详细的讲解,说出它们背后的知识,难道,不是个加分项目吗?

中国的动物园们,你们在这两方面自己做得怎么样?心里应该有点B Number吧?

别的不说,看看这个巨大、宽敞、明亮的大暖房,简直就是贝氏建筑的特色(此梗需参观南京六朝博物馆后Get

依少爷说,这两处性质完全不同的建筑在设计上真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黑猩猩被认为是与人类最为接近的高智商灵长类动物,有着复杂的社群结构和丰富的自然行为,能用叫声进行交流,会用表情表达情绪,安静时静如处子,愤怒时怒如疯子。

黑猩猩们甚至会使用简单的工具,还具备一定的舞蹈功力——如此聪明智慧,富有灵气的动物,当然不能简简单单地弄个铁笼子把它们往里一扔。

说起来,一些简单的丰容玩具未必烧钱,关键在什么呢?用心和爱心。

你看,黑猩猩不是已经开心地研究起来了吗?

你看,环境好了,黑猩猩不是做出互相梳理毛发的自然行为了吗——这对它们而言,既是“防治病虫害”的卫生措施,更是一种互相交流感情的重要途径。

哦对了,黑猩猩们的室外运动场了解一下?

这个室内展馆的左侧是几种来自非洲的猿猴,而右边则是模拟非洲、美洲与东南亚等地的热带雨林、河流、湖泊、海湾等地的造景。

例如这一处。

这是2017年底,海拉布伦动物园正式建成的最新景点之一——“红树林世界(Mangrove World)”。

我们都知道,红树林生态体系是世界上的高生产力生态系统之一,主要分布在江河入海口及沿海岸线的海湾内,是全球四大湿地生态系统中最具特色的一个湿地生态系统,因为它包括了陆地和水体生态系统,具有两个生态系统的特性,其复杂、多样的生态特性是其它生态系统所无法比拟的。

但是,有多少人能够亲身前往河流入海口处的红树林亲眼一观呢?红树林里那鲜活多姿的生物多样性,又有多少人得以亲眼一见呢?

没关系,海拉布伦动物园的工程师们,巧手匠心,硬是把一座小小的“红树林世界”给做出来了(以下两图来自海拉布伦动物园官网)。

当然,“红树林世界”的科普牌是绝对少不了的。

这块科普牌的标题叫做“陆地与海洋之间的育儿所”。

这片生机勃勃的“红树林世界”里有人工控制的造浪系统,少爷掐了一下秒表,平均35秒钟会有一个人工浪头——真不愧是严谨的德意志Zeitgeist(不懂请查)。

水下主要养着三种鱼:弹涂鱼、四眼鱼和射水鱼。

距离太远,并无长焦,全部拍成了渣图,因此,弹涂鱼和四眼鱼的图片只能将少爷的图和动物园官网的图各放一张进行对比,求轻拍

(少爷的某位萌妹同事认为这条弹涂鱼“趴在一块萨其玛

四眼鱼萌萌哒

射水鱼并无官图,少爷直接上了。

这种神奇小鱼的厉害之处其实并不在于它能够喷水,而是在于它竟然能够计算出光线折射的角度之后用水准确地将昆虫击落——这就是绝对的高科技了。

再细看,“红树林”世界的造景简直就是活灵活现,高度还原。

这是水下的沙土与岩石。

缸壁上还有两只细小的螺——求高手出来给认一认,拜谢。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红树林展区(说白了,一个高级的造景缸),看到的,依然是真心、爱心、良心、细心和用心。

红树林展区的隔壁是一些其它热带地区的两爬类以及鱼类动物展区。

中国国内动物园附设的水族馆总被爱好者和玩家们吐槽为“动物园的最低水平”——那么我们就来看看别人家的吧。

巴西龟的产地其实在美国南方与墨西哥北部,其中文正名实为红耳龟。

由于其价格低廉,易于饲养,又经常被无良放生党拿来随喜积德(才怪)在中国国内已经成为危害严重的入侵物种了——然而,你们见过如何正确地展示一只巴西龟吗?


鳄鱼与龟们相得益彰,在温暖的房子内度过一个寒冷的冬天。

你在缸外看小鱼,小鱼们在缸里看你。

懒洋洋的犀牛鬣蜥趴在灯下取暖。

《狂蟒之灾》的主角静静地盘作一团,茶色玻璃般毫无表情的眼珠令人发怵。

再转回左侧,出现了最为大型的类人猿——金刚(好吧,其实人家就是低地大猩猩啦)。

依然是宽敞明亮的“贝氏建筑”风格。

这边有一个乍看起来风格与馆内的布展很不搭调的盒子,装着一堆破手机。

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呢?

虽然少爷那点可怜的破德语完全不足以看懂说明,然而少爷足以自慰的是,自己总算还有一个不错的记忆力。

类似的科普,其实当年少爷还没被某动物园扫地出门时也曾经做过。

现在你们知道了吗?

其实每一款每一只手机的背后,都是每一种每一只大猩猩那失落的家园。

如果此时此刻它的手上有一部手机,它会和故乡的谁在聊天呢?


回头再看看,这大猩猩馆的丰容,几乎也和黑猩猩的如出一辙——德国人的风格就是:亲测有效好使的,不愿意轻易改变。

有人说,动物园剥夺了动物的自由,因此是有原罪的。

此话不能说没有道理,但是一来失之偏颇没有看清大局,二来——退一万步说——就算是真的犯下原罪,你也可以做点什么来减轻罪恶感,不是么?

例如:丰容三连。

看一看瞧一瞧了啊!上好的青苹果啦!不酸不要钱!你看我,牙都酸掉了!”(配词)

最后一天大促销啦!上好的青苹果啊!买一送一了啊!

见鬼,买苹果的都不来,好像看到城管了......得,收家当走人......”

城管:我就静静地看着你离去。

路人:给我十万大城管,拿下维龙加火山。

这样生龙活虎的动物,难道不是我们想看到的么?你敢说它们一定是不快乐的么?

请允许少爷在此引用一段话,出处为《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走出这个热气蒸腾的室内热带馆大门,再过一条通道,便是海拉布伦动物园的少数两爬动物展区与水族馆。

这些动物属于少爷非常陌生的领域,因此请诸位允许我简单带过了。

根据科普牌显示,通道两旁的水池中饲养着巨大的鲟鱼。

然而并见不到。

走进两爬水族馆内部,以下请自行浏览。


从海中出来,转出这巨大的大温室,再向里,是更多的灵长类动物的家——只是非常遗憾,少爷每年永远是在天寒地冻的二三月前来慕尼黑开会,实在难以领略到这些与人类关系最接近的亲戚们在室外闪转腾挪的风采。

这个庞大的室外活动场是红毛猩猩们的家——少爷脑补了一下,虽然这个场馆尚且达不到新加坡动物园那种“人在园中过,猩在天上游”的散放水准,但是对于高度树栖的猩猩而言已经足够它们尽情施展了。

这就是红毛猩猩们的宿舍。


讲真,这辈子和少爷关系最为密切的三个动物园——家乡的红山森林动物园,上学时的西雅图林地公园动物园和工作后的慕尼黑海拉布伦动物园——都有着非常棒的猩猩展馆,也算是一种巧合了。

在猩猩的世界里,脸大、毛长、块头壮——这就是帅哥。

在猩猩们的故乡之一——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对森林的过度开发(尤其是对于红木家具的追求和对于棕榈油的需求),已经把人类的这种性情温和,与世无争的大块头亲戚一点点地逼向了绝境。

对此,动物园能做些什么?

少爷觉得,动物园能做的,除了保护,当然还有最重要的,那就是科普。

一个生动有趣的科普教具,是不可能不让人们留下深刻印象的。

猩猩的对面住着的,是山魈的亲戚——鬼狒。如果少爷没记错,中国似乎还没有哪一家动物园展出这种五短身材的非洲大猴子。

这里的鬼狒社群可以说是高度还原野生种群的社群结构了:一只成年雄性鬼狒和他的妻儿们(男同胞们不用羡慕,女同胞们无需愤怒,这是自然进化的规律,物种选择的道路)。

只是可惜,不知道这里的鬼狒是指名亚种,还是比奥科亚种?

这是鬼狒们的室外运动场。

步出猩猩和鬼狒们的家,迎面路上走来一只神气活现的印度国鸟。见到少爷,脖子一伸,叫了两声,立即把背部的覆羽“唰”的一声展开——可惜,兄弟,少爷我喜欢的是绿孔雀,而且,咱俩不但国籍不同,还跨纲了,不好使

路旁,一个水池环绕着一个小岛,饲养员正在给爪哇长臂猿的全民健身设施进行最后调试。

爪哇长臂猿正在室内,积蓄着力量,等待迎接春天的到来。

爪哇长臂猿一路之隔的对面住的是黑天鹅,倒也有一种印度尼西亚与澳大利亚隔海相望的感觉(这扯远了,黑天鹅家住塔斯马尼亚岛,话不能这么说

再一看,黑天鹅隔壁是个小亭子一样的建筑,上面赫然写着“Info Pavillon”。

哦,原来是“信息凉亭”——那就进去看看都有些什么信息可好?

不看不要紧,一看昏过去。

这里有一张全园地图——这不足为奇。

这个转运箱吸引了少爷的眼光,仔细一看,哎哟不得了......

翻译:

Rapti,来自尼泊尔国王以及政府与人民的礼物,赠予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人民。

也就是说,海拉布伦动物园的印度犀“Rapti”至少是1990年10月之前来到慕尼黑的国礼动物(因为1990年10月3日,东德与西德正式统一)。

一查之下,果不出其然!

而这里,则展示了海拉布伦动物园在建的一个名为“Mühlendorf”的农场的宏伟计划。

是的,保护动物并不意味着我们都要投笔从戎,揭竿而起,冲上五湖四海七大洲的第一线直接与盗猎者和动物贩子硬碰硬——你能把身边的生灵了解清楚,你才会关心它们;你关心这些生灵,你才会采取行动;你采取了行为,它们才会被得救——没错,说这话的不是少爷,而是一位世界动物学界的泰山北斗级人物。

(真希望右边那位能跟古奶奶多学着点儿。好了继续看回来)

有句话怎么说的?不是怕人家比你优秀,怕的是,人家不但比你优秀,还比你用功,还比你上进。

这是海拉布伦的新非洲狮展区改造计划。

少爷依稀记得,去年看到这个“信息凉亭”时,它,长这样儿。


怀着一种莫可名状的心情走出“Info pavillon”,前方就是海拉布伦动物园的标志性建筑物——象馆。

海拉布伦动物园之行第二部分到此结束,毕竟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下期公众号推送亮点预告:


感谢大家的耐心阅读,咱们回头再聊

Copyright © 广州眼镜盒价格交流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