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眼镜盒价格交流社

用人得当

携书行2019-10-08 15:59:43

用人得当

——蔡伟璇


小陈其实也不小,有35岁了,下岗后初中没毕业的她总找不到工作,姑妈就介绍她到我的店里来帮忙。


小陈整天冷着脸,我以为她碰到什么事,接触一段时间后发现并没有,后来才知道是天生的冷面孔。


小陈这样冷面孔的人是不适合看店卖东西的,这不,小陈来后的第一个月,营业额直线下降。


小陈是姑妈女婿的妹妹,看在姑妈从小对我好的分儿上,说什么也不能就这么把她打发走。


不打发她我又急在心里。



一天,与隔壁做植发、卖生发水的李老板闲聊,说起小陈,李老板沉思了一会儿,忽然一拍大腿高兴地跳起来说:“有了,你让她到我这来,工资再加三百,六百块给她,她准愿意,你也好向你姑妈交代。”


我摸了摸李老板的额头说:“你没发烧吧?”


“你看着好了!”李老板满有把握地说。


回去后我跟小陈说了,小陈一百个愿意。第二天小陈就到李老板那里上班。



第三天我正好有空,就到隔壁李老板的店里,看看李老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李老板不在,店里只有小陈和几个顾客。


只见小陈脸上架着一副眼镜,身穿白大褂,胸前垂下一块用蓝带子穿着的塑料牌,上面标着“NO.5,陈鸿医师”。


陈小虹什么时候变成“陈鸿”了?我正吃惊,只见小陈拿着一把梳子拨弄着一个头发快掉光了的患者的头发,一脸严肃地给患者介绍生发水的作用。


小陈冷冷的眼光通过镜片的过滤变得高深莫测,冷漠的面孔在白大褂的映衬下,显得严谨权威,俨然一个医学专家。


几个中年患者小学生般恭敬地一口一个“陈医生”地叫着问着。我拼命忍着才没笑出来。



我这才知道为什么一样开店,李老板腰缠万贯,而我却只能敷衍三餐。

 

蔡伟璇,女,1966年生,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有30余万字的小说、小小说、散文发表在《厦门文学》《新作家》《南方文学》《福建文学》《台港文学选刊》《北京日报》美国《国际日报》等报刊杂志上。有散文被《青年文摘》《意林》《思维与智慧》《今日文摘》《每周文摘》转载,并有多篇散文被《语文周报》等选为中学生课外阅读范本。2005年出版散文集《落花印象》。


内容摘自《阅读往事》,配图来源网络,无关图文。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者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不对文章观点负责,仅作分享之用,文章版权及插图均属原作者。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阅读往事/蔡伟璇著.一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2011.3

(中国散文家文库·第1辑)

ISBN 978-7-80240-797-8

 


Copyright © 广州眼镜盒价格交流社@2017